免费下载应用软件、交流使用经验。

软件下载 经验交流 软件开发 专题论述 请君留言 网站介绍 休闲时光 返回主页
 
假如我遇见求伯君先生

作者:本人     来源:本站

    最近从报上获知,大名鼎鼎的中国“比尔.盖茨”——求伯君先生于10月26日来到南昌新大地电脑市场,并引起了不小的轰动。笔者读完此消息后顿生遗憾,因为笔者头天(25日)上午就在新大地电脑市场逛荡了近2个小时,下午才离开南昌,仅仅一天之差,错失了目睹求伯君先生风采的机会。不过话又说回来,即使26日我也在新大地电脑市场,也许就在我刚离开的时候求先生才到达,错过了时刻;即使在求先生到达新大地电脑市场的时候我仍在那里,人多拥挤,我也不一定能挤到跟前;即使我能挤到求先生的面前,也未必能够与求先生交谈;即使我能够与求先生交谈,激动之时,我也许会语无伦次,不知道该从那儿说起。无论如何也不能和我坐在电脑前相比,能够从容地整理自己的思路,逐字逐句地斟酌,充分完整地表达自己的想法,“说”我自己想说的话。
    在我国,用过电脑的没有几个人会不知道WPS,用过WPS的没有几个人会不知道求伯君。就在前不久,我在网上“溜达”时见到比尔.盖茨先生的一段演讲,其大意是现在就是要让中国人使用盗版软件,他说有办法让中国人在五年以后掏钱。我当时不寒而栗,到时候比尔.盖茨先生会不会象小说中的蒙面强盗一样,手持利器,在偏僻人稀之处跳将出来大喝一声:此树是我栽,此路是我开,要从此路过,留下买路钱。逼迫我乖乖地从包袱中把银子掏出来。但我看看我的、及我所见到的电脑屏幕,蓝天白云下几乎无处不在飘扬着微软公司的彩旗。即使那些无法容忍WIN95、WIN98对内存和硬盘空间要求的286、386电脑上,也许安装了WIN3.X来过把“视窗”瘾。虽然我极不情愿,但微软公司的不少系统及应用软件已经或正在陆陆续续地“钻”进了我的硬盘。也许真的过不了多久,用不着比尔.盖茨先生开口,我就会迫不及待地把支票送到微软公司,因为那时候我实在离不开微软的软件了。当时我真想找到求伯君先生,求他拉我一把,不要让我掉进微软公司的软件漩窝中。虽然求先生也未必会把他精心编制的软件免费给我使用,但毕竟是“肥水不流外人田”,都是中国人嘛!
    我多次与朋友神侃时说假如我遇到求伯君先生,我要给他算一算帐。480元一套的WPS97,不知已经卖出多少套,获得了多少利润?但有一点可以肯定,金山公司获得的利润不会比制作和出售盗版WPS97光盘所得的利润多。既然盗版可以赚大钱,为什么金山公司不“盗”自己的版,眼睁睁地看着人家把钱赚走。要是我有发言权的话,我会认真测算一下,将销售价格定为若干个层次:第一层是专业用户,提供丰富的技术参考资料和完善的咨询服务,每套软件都有单独的序列号,并享受免费升级(仅收工本费)的待遇,软件价格可定为千元左右;第二层是普通用户,只提供简单的技术参考资料,享受优惠升级的待遇,每套软件也有单独的序列号,提供完善的咨询服务,软件价格定在百元左右;第三层就是基础用户,不提供技术资料,仅有一张软件光盘和一份正版用户证明,软件价格定在二、三十元,比盗版光盘略贵些。这样将用户分成不同的层次,以不同的价格开拓市场、争取用户、获取利润。这样也许会让盗版者无立足之处。
    如何确定软件的价格的确是个很深奥的学问。我上述的分层次定价方式顶多只能算是雕虫小技,而且还不一定能行的通。同时,也不仅仅是金山公司才会有如何定价的问题,其他软件公司均不同程度的存在这个问题。微软公司的软件产品价格普遍较高,但比尔.盖茨先生似乎是“醉翁之意不在酒”,因为他“就是要让中国人使用盗版软件”,他“有办法让中国人在五年以后掏钱”,而且并不是所有软件都定很高的价格,比如说IE浏览器就免费赠送,为了抢占市场份额嘛;国内也有一些公司的软件产品价格定的很高,最为突出的是财务软件,一套功能稍全的财务软件动辄两三万元人民币,WINDOWS平台的财务软件则要三四万元之多,若是要网络版的则要翻一番以上,况且仅提供一年的免费售后服务。财务软件的价格为什么会那么贵,数年前相当于一台主流微机的价格,而现在则相当于几台主流微机的价格。一套财务软件真的值那么多钱吗?我看大概有两个原因,其一是财务数据比较重要,若使用盗版软件的话用户怕出问题,毕竟获取利润是企业的第一目的。其二是我国的财务会计制度与国际惯例差距较大,因此国外的财务软件不容易“冲”进来。所以国内的财务软件公司可以“得天独厚”,获取“超额利润”。但依我愚见,倘若这些软件公司不居安思危的话,怕这样的好日子不会很长久的。
    软件公司把产品价格定的较高,通常的理由是开发软件的成本很高,所以产品售价就相应要高。经常看到有些软件公司在推出新版本的软件时,宣称其开发软件时投入了数千万元的资金、数百人年的人力。笔者才疏学浅,这些公司投入了多少资金我无法核实,因为编程人员的工资差别很大,年薪十万八万不能算少、几十万元也不能说多,不过是否投入了数百人年的人力似乎可以推敲:据报刊介绍,我国的软件公司的规模普遍不大,有些仅靠几个“顶梁柱”支撑门面,被称为是“小作坊”式的生产方式。这些软件公司倘若说花费了八九上十年才开发出一套软件的话,我看连他自己可能都不会相信。之所以要说投入了那么多人力物力,无非是为了给高定价找些“理论根据”罢了。
    评论国内软件价格较高的文章很多,最为突出的是“午餐理论”,即国外购买一套软件大约相当于一顿午餐的价格,而国内购买同样的软件就可能是远远超过一个月的饭钱了。在此我也不想过多地去评论软件的价格,况且我想对求伯君先生说的也不仅仅是软件的价格。我之所以要为金山公司出分层次定价的主意,更重要的是希望金山公司更快地发展,希望金山公司能够更快地推出WPS98、WPS99甚至是操作系统软件。因为我怕了使用微软公司的软件,正如我在前面说的极不情愿使用微软公司的软件一样。我不仅仅是怕送支票给比尔.盖茨先生,更主要的是被微软公司越来越臃肿肥大的软件吓倒了。五年前40兆的硬盘都可以使用,现在2G的硬盘却非常吃紧。我单位上的一台PII-233,每次打开电源开关之后,要等我擦完桌椅才能进入WINDOWS的桌面。而我家中的486则更惨,要花几分钟时间洗耳恭听硬盘那揪心的咔嚓咔嚓声音之后,才能干我想干的活。为了能更快地进入系统,你就得更换性能更好的CPU或主板。为了使用更多的新软件,你就必须准备更大的硬盘。总之是无休止的升级,不断的掏钱,被WINTEL牵着鼻子跑。我常想,软件真得需要做得那么大吗?能不能出现一些既短小精悍而性能又不错的操作系统和应用软件,让我早日离开那令人讨厌的“瘟酒”。
    说到操作系统,我不禁想起国产的操作系统COSA。这个花费了不少资金和凝聚了许多人心血的操作系统,据说在安全性能方面已经达到了国际领先水平,并与Unix操作系统兼容。大约也是因为价格问题(又回到价格的话题了)而没有得到推广应用。关于对国产的操作系统COSA的评论,《计算机世界》报今年第38期上有专文论述,我也提不出更好的见解,我只是为一个国家投入了不少人力物力、并享有自主版权的操作系统,仅仅是因为要卖几个钱而不能够得到普及而惋惜。倘若COSA可以免费赠送,我肯定会索取一套装入我的硬盘上使用,假如COSA确实还好用,并且能够有与之配套的应用软件的话,我一定会将微软公司的软件“请”出硬盘。相信与我有同样感受的人肯定是一个不小的数目。但是,这个潜在的市场不是靠目前要收回成本而能够开拓出来的。
    没有见到求伯君先生,反而引出了一番话题,不知道我“说”的这些话能否让求伯君先生听到,当然这些话也不仅仅是希望求伯君先生一个人听到。

注:此文发表在1998年11月23日《计算机世界》报第45期C22版

发表日期:1999-2-10     修改日期:

备案序号:赣ICP备05002359号

建议使用1024*768分辩率浏览 ☆版权所有 摘抄或转载须得到书面许可☆ Hujiajun ©1999,2016
E-Mail: hu-jj@21cn.com